今天是:

【纪检人手记】以父为镜

来源:宣州区纪委监委    时间:2018/6/17    点击数:2347 次

    又是一年父亲节,每到这个特殊的节日,对慈父的思念之情就会油然而生,同时也会掺杂着几分伤感。掐指一算,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虽然他在生前和我们几个子女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是父亲的优良品德和言传身教,如同春雨润物般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激励着我们,成为一笔终身受用的宝贵精神财富。

父亲1929年出生于庐江乡下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那国难深重的艰苦年代,祖父节衣缩食供父亲读私塾,可惜的是,私塾没读完,祖父就去世了。为了生计,父亲独自去南京当了学徒工。在南京,他居无定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吃尽了苦头,也目睹了国民党统治区的黑暗。1949年初,听说老家已经解放,父亲日夜兼程地赶回来要求参军,地方领导看他虽矮小瘦弱,但活泼机灵,加上有点文化,就动员他留下参加土改工作队。从此,父亲走上了革命道路。他熟谙四书五经,珠算技能也练的炉火纯青,行楷书写的遒劲洒脱,凭着出众的能力,很快便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正直无私、坚持原则的人。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父亲任老家粮站站长。那时粮食紧缺,连大糠也很紧俏。有一次,舅舅从百里之外走了两天,找到我父亲任职的粮站,想要点大糠回家充饥。那天不巧,遇到父亲下队去了,粮站的工作人员动了恻隐之心,悄悄给舅舅装了半袋大糠,重量也不过一、二十斤而已。晚上父亲得知后,硬是要舅舅把大糠倒下来,还批评粮站的同志不按制度办事,面对父亲的“六亲不认”,舅舅气得含着泪水连夜往回赶。父亲追上舅舅,从自己勉强维持生计的口粮中抠出几斤粮票塞给了他。

父亲当公社组委时,为了不给生产队添麻烦,每次下队后都坚持骑车回公社食堂吃饭。刚开始,大队和生产队干部认为上级下来指导工作,不招待个便饭说不过去,但父亲总是坚决地拒绝。慢慢地,全社干部群众都知道他的这个规矩,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父亲的清正廉洁,就像一面镜子,时刻提醒我做事要公私分明,做人要公道正派。参加工作二十多年来,无论是在法院审判岗位还是在纪检监察岗位上,我都能谨从父亲的教诲,坚持清白做人,秉公做事,不占公家一点便宜,不受一丝不当之利。

1994年的8月30日,那是我参加工作刚满一个月的日子。还未来得及用第一个月工资孝敬父亲,他却因突发心肌梗塞溘然长逝。也许是没想到自己的生命已到尽头,也许是病魔来得太快,一生爱说爱唠嗑的父亲,临终却没来得及交代任何后事,唯一的遗言只有“党员证”三个字。母亲当时不解其意,后来找到父亲的党员证,发现里面夹着党小组的半年党费,才知道父亲的遗言所指,母亲禁不住老泪纵横!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种只在过去战争年代和影视作品上才会有的故事,当时却真切地发生在我那时任“党小组长”的父亲身上!

二十四年了,多少回魂牵梦想,长歌当哭……回想父亲的一生,一心向党,将优秀党员标准坚守至死。父亲虽是一名普通党员,但他身上闪烁的党性之光,将永远照耀着我的人生之路。从他身上,我懂得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特别是一名纪检监察干部,就要坚定理想信念,对党忠诚,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就要坚持原则,敢于较真碰硬,敢当“黑脸包公”,用担当诠释忠诚;就要干干净净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家风纯正,雨润万物,良好的家风是人生成长的“奠基石”。父亲永远是照亮我心灵的明灯,他那忠诚、干净、担当的品德,就像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基因一样,绵延赓续、代代传承!(蔡代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