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共宣城市纪委 宣城市监察局网站 >> > 正文内容

侯成祥:“实名举报”风险之殇靠什么来破解?

文章来源:中共宣城市纪委 宣城市监察局网站 发布时间:2017/9/28 点击数:947 次 字体:

近日,宁国市纪委接到一封署名为朱某某的举报信,反映某中学私设小金库等问题。然而,当市纪委工作人员找其核实情况时,朱某某很诧异且很恼怒地说“我从来没写过举报信,不是我的笔迹,其内容我也一无所知,是谁盗用了我的信息”。不过,这封冒用他人姓名的举报信,大部分内容却查证属实。诸如此种采用“冒名、化名、乳名、假名”等“花样频出”的举报,体现着部分群众担心受到报复的不安全感仍然存在。

十八大以来,在“实名举报优先办理,件件及时答复”的承诺之下,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力挺签署真实姓名和准确联系方式的实名举报,其比例较以往大幅提高,但总体来看,实名举报量占举报总量依然较低,匿名举报仍占据着绝大多数,实名举报的现状堪忧。从宁国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2015以来受理举报的比率来看,近三年群众举报占线索来源86%,而实名举报率仅徘徊在32.7%,最高的2017年省委巡视宁国期间也只有44%。长期以来,匿名举报成为“优先选择”,实名举报视为高危动作,究其原因,现实中全国各地因实名举报而惹来灾祸的事例时有发生,有的遭遇“隐形报复”,有的深受“变相打击”……群众对此心存恐惧,害怕被泄密、被舆论、被报复。

对于反腐败来说,实名举报至关重要,存在着突出优势。自从十八大掀起反腐高潮以来,雷政富63小时被秒杀,刘铁男成首个因微博而落马的正部级高官,实名举报遍地开花,一夜之间成为反腐生力军,腐败官员闻之色变,社会各界也不约而同共鸣于实名举报。据有关统计,2017年省委巡视宁国期间因实名举报而受处理的党员干部共计14人,其中科级干部3人,普通党员11人。与匿名举报相比,实名举报者通常是案件的知情人,提供的线索会更具体,信息会更准确,可查性和成案率会更高,也更便于办案人员与举报者的联动配合;可以有效避免诬陷和泄私愤,增强真实性和针对性;能缩小案件查处范围,降低执纪成本,提高反腐成效。 

实名举报显然需要举报者的胆识、气魄、信念,也需要自我保护。但这些都远远不够,还必须为他们撑起保护伞、贴上“护身符”、筑牢“防护墙”。 如何完善举报人保护机制,给实名举报者以安全感,亟需制度补位发力。

一是加快实名举报立法工作。国家从法律层面保护实名举报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对打击、报复、伤害举报者及其家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必须依法严惩不贷,让举报人无后顾之忧。

二是加强实名举报宣传引导。因地制宜开展举报宣传和咨询活动,利用多种新闻媒介宣传信访举报知识、实名举报方法程序和奖励制度,倡导更多的“朝阳群众”,着力形成敢于举报、善于举报的社会风气,推动知情者主动踊跃、依法有序署实名举报。

三是健全实名举报制度建设。相关职能部门要进一步制定完善实名举报人的“保护”和“回复”制度,推行身份代码制和单线联系制,严格保密其身份信息和生命财产安全,坚决杜绝泄密内鬼,加大对泄密者的惩处力度。

四是建立相应激励补偿机制。实名举报是一项高风险作业,但为了惩罚违法犯罪又不得不为之,这就需要加大奖励和激励力度,对实名举报者予以物质、精神等各方面的奖励和激励;建立相应补救措施,杜绝让仗义执言的勇者因举报而受到不公正对待。

五是鼓励推行网络实名举报。与传统举报方式相比,网络实名公开举报有着不可比拟的先天优势,安全系数相对较高,而影响则可在极短时间里被放大,比如微博举报,前台虽然可以匿名,但后台为实名注册。着力构建网络前台匿名维护后台真实身份保密现实社会人身保护三重保护机制,切实保障举报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实名举报者冒着生命威胁举报嫌疑分子,正是源于他们对法律公正的一份坚守、对政府公信的一份信任。因此,以制度之手真正为实名举报撑起安全伞,才能让举报者敢怒敢言、勇往直前,才能让被举报者如过街老鼠、无以遁形,才能让举报制度回归风清气正、健康发展。(宁国市纪委  侯成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