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忏悔录】“败笔晚年”的警醒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时间:2018/6/5    点击数:7481 次

简历:谢新明,男,1958年10月出生,汉族,大专文化,198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案发前系阜阳市颍泉区农机局党组书记、局长(享受副处级待遇)。1990年3月以来先后任乡纪委书记、镇党委副书记、政协主任(正科级)、乡长等职务。

处理结果:2018年3月10日,经颍泉区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并报请颍泉区委批准,对谢新明问题线索进行立案审查。2018年4月11日经颍泉区纪委常委会和区监委委务会研究并报颍泉区委常委会批准,决定给予谢新明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2018年5月11日,颍泉区人民法院以谢新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万元。

谢新明的忏悔录:

也曾踌躇满志,历经上进的青年

我原为一个普通民办教师,1982年7月在颍上县师范学校进修后分配到原阜阳县姜堂中学任教,1989年3月改行任原阜阳县坎河乡团委书记走向仕途,先后任乡纪委书记、镇党委副书记、镇政协主任(正科级)、乡长、颍泉区农机局局长、党组书记。无论是教书还是从政,开始都能够严格要求自己,40岁出头就被重用为正科级干部,“精神焕发,满怀斗志,奋发有为,创下一个又一个辉煌成绩”。

奋斗的中年奠定了权力的基础,为滥用权力埋下伏笔

在农机局一把手任职多年,权力巩固了,成绩出来了,上级肯定了,自己也就飘飘然了。随着国家从2005年开始实施农机购置补贴的支农惠农政策,农机局每年掌握着国家给予补助的数百万元农机补贴款的分配与发放,农机局从一个“清水衙门”变成农机经销商眼中的香饽饽,我经受不住诱惑,被“围猎”者裹着人情外衣的“糖衣炮弹”击中倒下,临近退休不仅没能“平安着陆”,反而身败名裂。

2008年10月的一天,我迎来了第一位行贿者,时任某某农机公司的法人代表柳某某,为感谢在农机具演示推广和农机购置补贴申报审核过程中的大力支持和大开绿灯,塞给1万元“感谢费”开启了我的受贿历程。从心里忐忑到暗自思考“他给我送钱,我为他办事,又没违规违纪,在情理之中”,特别是对于逢年过节及儿子结婚他们送来的“礼金”我认为是“人情往来”。不经常来往的我是不要的,我不是来者不拒,只对于够朋友的“铁哥们”所奉上金钱、购物卡等才笑纳,宴请也是逢请必到,还要早点赴约。通过法庭辩论,公诉人对于服务对象与人情往来的辨析,我才知道我混淆了政商界限,关键是我把学习视如形式,消极应付,对自己触碰红线不察觉,尤其是的是十八大以后,还不收敛、收手。

船到江心补漏迟,我走了一般贪官“败笔晚年”的老路

成绩的花环掩盖不了我贪婪的欲望,我在看到商人们锦衣玉食之时,产生了失衡心理,把他们送钱送物视为应该。忘记了入党初心,10多年来,尽情陶醉在权利给我带来的快感之中,高估了自己的政治能力,高估了曾经阅历的免疫力,更是高估了攻守同盟的防卫力。认为自己船到码头车到站,不想却成了金钱的阴谋牺牲品!是自己一步一步滑向泥潭、走向深渊。

贪婪如掘井,后世需警醒

记得西方有位哲人说过“不要追求炫耀的财富,仅寻求你可以用正当手段得来、庄重地使用、愉快地施予、安然地遗留的那种财富。”

我担任正科级“一把手”多年,上级已经给我副处级工资待遇。本来“不差钱”的幸福生活,丧失在我对金钱的不当追求上,是我误判了反腐败的高压态势,认为反腐败不就是隔墙头扔砖头,咋就砸住我了?其实我的问题早在2017年9月就暴露了,我不仅不主动到区纪委、监委自首,反而与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自信“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企图抵抗组织调查。在“不敢”腐的层面认为自己老道,“一对一”证据情况下,能奈我何?“不能”腐的制度笼子还关不住“一把手”的我,快退休的我“不想”腐的堤坝早就不存在了。

现在,我的罪过已经被查实,等待我的只有党纪国法的严惩。不仅名誉扫地,被开除了党籍和公职,收缴违纪所得,还被判刑丧失了人生最宝贵的自由。

想想刚会喊“爷爷”的孙子,我为自己的贪婪惭愧;想想多病的妻子,我为不能相伴揪心;想想组织多年对我的培养,我无脸面对领导和同事们。邻近60岁,我要重新编织新的人生,我不敢奢求任何人的宽恕,也不企求任何人的原谅,最适合我的地方就是监狱,该我慢慢品味思考了。(阜阳市纪委监委)